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欢°

红尘初妆,山河无疆。

 
 
 

日志

 
 

【4】领地意识  

2014-10-03 12:35:47|  分类: 成长哀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许是因为看的太多听得太多,即使凌素染还有一双明亮开阔的眼,还有一颗乐观明朗的心,可她到底再没有了足够深的爱恨。

她从没有很深的爱过一个人,也没有很深的恨过一个人。

有时候她想她应该是恨父亲的吧,可在看到父亲时她又发现自己的内心平平淡淡得没有半点起伏波澜;或许又有那么一瞬间她心中会升起对母亲的怨怼,怨她那么早让她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她灌输那么多阴暗的思想,把她当做垃圾桶使,讲完了就丢到一边,也不管凌素染会不会被她教的心理扭曲。

啊不对,其实已经扭曲了。

但机缘巧合,凌素染的悟性够深,心够开阔,不然一定会变成偏激的疯子。

其实她现在也是偏激的啊。一种偏执到了极点终究化成淡淡的薄凉。


凌素染是一个领地意识很深的人。被她划进领地的人,会被她万般照拂千般维护,不管她是否很讨厌很讨厌谁,只要那个人还被允许在领地里一天,她就觉不允许任何人侵犯她领地里的人和物。

一种近乎蛮不讲理的护短。



凌素染不是什么相信爱情的人,从小目睹父母纠葛的她其实是对爱情抱有怀疑甚至是凉薄态度的。这也导致她活了14年却从未少女怀春。

但有时候,脑洞开得太大的画者性质又会让她忽然间向往起爱情来,不需要小说漫画里的可歌可泣缠绵悱恻,她喜欢平平淡淡的感觉,更加渴望可以有一个人,自己可以全身心地信赖他,他也会全身心地信任她。

她只是渴望,信任的感觉。


素染,早啊。许静在她旁边坐下,笑眯眯道。

凌素染对她的自来熟表示不置可否,撇了她一眼继续专注手上的活。

黑色的自动铅笔在她手中转动,笔下流泄出精致流畅的线条,仿若天成。

这都初三了,你还整天画画画的。成绩还要不要了?许静嘟囔着。

凌素染没说话,捏着笔的指尖却暗暗发白。

画画有什么好?许静缕缕碰壁,心里却是不舒服了,不满地道,你以后难不成要当画家?那些画家都穷成狗,凌素染你难道那么没志向?

凌素染的画纸被她自己戳穿一个洞。

她惋惜地看了一眼未成型的画作,而后看着许静,慢慢站起身来。

她的眼中慢慢泛起一层冰冷和愤怒的光,她直直地盯着许静,一字一顿: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同学?闺密?甚至……长辈?

什么?许静没跟上她的思维。

凌素染看着她,语气淡淡:若是普通同学,说这话未免不妥,我不以为你有什么立场说出这话;若你以我闺密自居,咱们似乎又和这两个字扯不上半毛钱关系;而长辈……有我父母亲人,再不济还有老师。而许同学……是否管得宽了些。

她看着对面许静气得发青的脸,想起前几日安子忆抱怨许静自从从她闺密手下抢了男朋友和她闺密闹翻之后就扒上了安子忆。安子忆烦的不行,又不好拒绝,整天满脸晦气。

她转头,正正对上安子忆竖起的大拇指。

你要拿我们当备胎,注意打的也未免太好了些。凌素染淡淡道,你不懂我为什么喜欢画画,就像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谈恋爱一样,还是为了一个男生,和闺密闹翻?她笑得嘲讽,你以为,他和你谈恋爱,多少成分是真的喜欢你?还是好玩和同学们众目睽睽的压力?

凌素染看着许静脸色由青转白,才觉得心口那丝郁气散去了些。她坐下不再看许静,继续拿起笔。

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不喜欢我的选择,但你不能侮辱我的梦想,不能烦扰我的朋友。凌素染语气依旧平淡,巧的是,我也不喜欢你的选择。我以前觉得你很贱,现在却觉得……你很悲哀。我很可怜你。

她的话分毫不留情面,许静受不了同学们奇异的眼神,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干得好。安子忆拍拍凌素染的肩,眼神愉悦,早八百年看她不爽了。

凌素染抬眸看她一眼。

她,安子忆,甚至叶君兰,她们都是一类人。

她们的世界里没有男人女人的区分,只有自己人和外人……活人和死人。

她们有自己认可的人,和自己人可以打打闹闹亲亲热热,她们护短而霸道,近乎不讲理。而对外人,她们可以言笑晏晏,可以和你天南地北地侃大山,可以和你同仇敌忾地对付别人。但这些前提都是,不会损害她们自己人的利益,而又有利可图。

她们可以玩转交际圈,可以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却不会,交心。

如此种种,统称——凉薄。

所以遇见这种人啊,无论她笑得多么开朗,都要切记,千万别把她当成什么老好人。


【4】领地意识 - 孤月浅殇 - 长欢°

 

 

————题外话————

画者和写手有一点相像,就是脑洞都开得很大~ 

最近班里有一绿茶婊,抢了她闺密男友又和闺密闹翻,整日缠着我们宿舍,尤其某一只【那一只很愤怒地认为我们成了她的备胎】,我表示无法接受以及深深的烦躁和鄙视,于是大笔一挥脑洞大开地发泄愤怒来了……但其实我也真心有点可怜那妹子,从前觉得那是对狗男女,现在觉得妹子很悲哀,男生很贱。

对于她们的破事,我们舍长评价:“绿茶婊与绿茶婊的战争表示不忍直视。我们也对她说这话时一本正经的脸色表示不忍直视。

好吧隔着蚊帐,我也看不太清。


— 欢迎光临 

笙歌官网。

‖ 『笙歌』 VOL 1.暖心。  

笙歌贴吧。

『笙歌』约稿函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